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金田一 | 7th Mar 2009, 12:05 AM | 日語密室 | (1083 Reads)

金田一學習日文之路也不算短。久不久就有朋友問哪裡學日文好。我的答案是:哪一間日文學校都可以。最關鍵的是你會遇上哪一位老師。我當初在某校遇到好老師,到你去報讀時也未必會遇上同一人。學生和老師之間,也講緣份的。

從第一天學習日文開始至今,遇過不少老師的教導。現在,現在遂一回憶。

(男)中年胖豚老師@夜經(初級)

基本上只記得他的外形和有戴眼鏡罷了。沒有記憶,即代表教得不特別好也不特別差。

(男)後生一碌竹老師@夜經(中級)

當年覺得他年輕有為。教書用心。上課一點也不覺沉悶。偶然也會教一些課本沒有教的日常生字。後來發現這些生字將來也會學到的。但學生就是這樣,對一些書本沒有的東西格外起勁,也會覺得這個老師教得好一點。

(女)熟年口音老師@夜經(高級)

操內地口音的老師。講廣東話有口音,沒問題。反正她教的是日文。而且教得認真。最大得著是她介紹了日文字典機。她推介三省堂的。我現在用的就是三省堂的大辞林。比起廣辞苑,我比較喜歡大辞林。

(女)後生白面矇豬眼老師@日本語茶座(中級二)

第一天上堂的首五分鐘,我已經不停流汗。因為老師一開口已經全用日文教授。只是偶然才用中文補充。夜經是用中文教授的呀。一下子難以適應。老師一張白白的臉龐,配上一對矇豬眼,再加上流利日文,初時還以為是日本人呢。

她教書認真,而且較嚴格。夜經一類的學校,老師對學生的要求不多。但茶座就不同了。每次她叫我們遂一朗讀課文時,我們都好不緊張。另外,她又要求我們發「鼻濁音」。夜經的老師都沒有認真教過呀。很多年後問日本人朋友,他們都說一般都不發鼻濁音,電視新聞主播則會。

(女)日本人阿太老師@日本語茶座(上級)

第一位日本人老師。由心讚賞日本人阿太老師。她丈夫被派到香港工作,她自然一同來港。可能這份工作對她來說既可打發時間而又有意義的工作吧。每每可看出她對教學的熱誠,是真心想教好我們,真的想和我們溝通的。難以舉例說明,但學生真的可以憑心去感受老師的教學熱誠的。上她的堂,是一種樂趣,是一種享受。

(男)四眼老師@山頭大學的城市規劃部(二級)

為應付二級試而報的短期課程。這名香港人老師的功力很強。不論什麼文法的問題都難不倒他。如果可以上他的正規的課程就好了。

(男)老年樹籐老師@日本語茶座(研究一)

想不到到了研究班,老師會轉回中國人。但這位老師從外表到日文,都是活像一名日本おじいさん。日文超流利,但快到聽得不十分明白。而且,真像日本おじいさん說話,有點口齒不清。上課時間雖是星期六下午,不像平日般辛苦工作了一天才上課那麼辛苦,但我總是敵不過他的催眠魔笛。

(女)機關鎗老師@紅磚大學

她說話的速度是光速; 我的日語聆聽能力是龜速。聽慢了一句,只要思考多一秒,回過神來,已不知人間何世。所以,被疲勞轟炸了三小時後,會眩暈的。她說話帶點風趣。但同一個笑話,在不同科目都會重複出現的。

(女)素顏老師@紅磚大學

不像日本人的日本人老師。為什麼不像呢?第一、她不化妝。日本女性上街上班不是都會化妝的嗎?她卻總是以素顏示人。第二、不守時。常常遲到早退。一般遲十分鐘開課,早十分鐘下課。一直以為日本人做事認真,一絲不苟的。不過,我對她遲到早退沒有意見。我樂得輕鬆嘛。(看,你知道我有多好學的了!)......但也不喜歡她。因為她給我功課的分數和這科的等級,都是我整個課程中最低的。(雖然,其實分數是不差的。但我貪心嘛!)

(女)面具女老師@紅磚大學

和素顏老師相反,面具老師呢,不說不知她是香港人。從髮型、面具式化妝手法到衣著打扮,都是100%的日本おばさん。以香港人來說,日文說得很好了。如果同場沒有日本人說話,在沒有比較的情況下,難以發覺其香港人身份(記住,她的外型也幫上大忙的)。她的日文書寫能力也超強的。她說她在日本的大學讀書時,曾努力研究源氏物語的。

有那麼利害的功力,就有那麼高的要求。一年級時,有一次她派回論文功課前,對全班說我們的論文寫得得差,又有很多基本文法的錯誤。最後金句(日文):改你哋啲功課,命都短幾年!!

(男)假髮老師@紅磚大學

教日英英日翻譯的香港人老師。同學懷疑他的頭髮是植上去的。哈。他的英文和日文都一級棒。可惜課程設計關係,一個學期學日英英日和日中中日翻譯,是mission impossible。翻譯本身就是一門大學問。我們短短的時間,連入門也說不上。但上他的課挺開心的。一點也不悶。但他出的考試題目超級深奧。其中一題是翻譯一段日文文章。「空間感」、「存在感」......我的天,英文應怎麼說?我是用「以心傳心」的方法學日文的。可以直譯嗎?翻譯成日文的那篇英文文章,竟然忘記(真的學過嗎?我用的教科書應該沒有教過)toothpaste的日文!! 算了,字典機出什麼字就寫什麼啦。

(男)小新老師@紅磚大學

教中日日中翻譯的日本人老師。 他的學術專長不是日文,而是普通話! 他的普通話十二分流利。娶了香港人做太太的他,廣東語也難不倒他。反而他說日文時,大腦好像要loading似的慢慢說,聽起來有點別扭的。每星期要做功課。每做一次,就多懷疑一次自己真的學過日文嗎?怎麼要翻譯中文句子要花九牛二虎之力?講解功課時,他其實不是教翻譯,而是教語彙和文法。(滴汗中)

(女)すみませンセイ@紅磚大學

教商業日語的日本人老師。「すみません」是她的口頭禪。所以她是「すみませんせい」。她說話的迅度加她的氣勢,疲勞轟炸度比機關鎗老師還厲害。對工作上不需要用日文的我來說, 商業日語是外星文。課程完結時,只學到她教的「~ていただければ幸いです」一句。好歹也學到一句,她會老懷安慰吧?!

(男)雀巢老師@紅磚大學

日本人老師。特徵:頭髮像雀巢,像剛剛睡醒似的。說話超慢的,尤其是每句最後的幾個字,好像音樂盒沒有上鍊或沒有電那樣。他教「教學法」,但在課堂上竟然沒有walk the talk。他有充足的分組討論。但分組的方法奇奇怪怪。全班才不過三十人,分組可以分了五分鐘以上。有一次的分組討論,他解說討論的內容。他看到我們一臉疑惑。他問:你們明白要做什麼嗎?全班一致搖頭。討論後,每組發表意見。他又補充了一些。但每組的論點和他的補充,卻不寫在白板上。所有組別發表後,也不會做個總結。天啊,完全沒有組織力。

遇上好老師是福氣。遇上不喜歡的,不要用他作為放棄的藉口。大不了找另一個。始終學習是為自己而做的。

 


[1]

嘩,好壯觀呀,原來你跟過咁多老師~emotion

日語學校的師資質素真係好參差,好似比較冒險。所以我先寧願搵私人老師。emotion


[引用] | 作者 秋。 | 7th Mar 2009 10:48 PM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2]

嘩,你都跟過不少老師呢...
我也不弱,半年不夠已經有5位老師 =-="

HaPPy
[引用] | 作者 HaPPy | 8th Mar 2009 12:00 AM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3]

我都曾經遇上一個貌似松聾子、又教得好好嘅先生,可惜佢只係代一堂...

black lab
[引用] | 作者 black lab | 9th Mar 2009 11:33 AM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4] Re: 秋。
秋。 : 嘩,好壯觀呀,原來你跟過咁多老師~日語學校的師資質素真係好參差,好似比較冒險。所以我先寧願搵私人老師。
咁都叫壯觀?!到考到一級為止,都係跟過7位老師je。emotion

金田一
[引用] | 作者 金田一 | 9th Mar 2009 10:27 PM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5] Re: HaPPy
HaPPy :
嘩,你都跟過不少老師呢...
我也不弱,半年不夠已經有5位老師 =-="

你後生可畏喎,半年內5位,真後長江後浪推前浪啦..哈。

金田一
[引用] | 作者 金田一 | 9th Mar 2009 10:27 PM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6] Re: black lab
black lab :
我都曾經遇上一個貌似松聾子、又教得好好嘅先生,可惜佢只係代一堂...

咁正?!
祝你嚟緊嘅老師都咁正。

金田一
[引用] | 作者 金田一 | 9th Mar 2009 10:34 PM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7] Re: 金田一
金田一 :

我遲你幾年啦. "石"嗎? 不是台灣人來的嗎?

紫熊
[引用] | 作者 紫熊 | 10th Mar 2009 1:04 AM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8] Re: 紫熊
紫熊 :
金田一 :

我遲你幾年啦. "石"嗎? 不是台灣人來的嗎?


台灣嗎?真不知道喎。也冇興趣問他啦。

金田一
[引用] | 作者 金田一 | 10th Mar 2009 1:29 AM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9]

真好,我可沒有什麼老師...
面具女老師@紅磚大學
莫非是姓梁的?

逸之
[引用] | 作者 逸之 | 19th Mar 2009 10:01 PM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10] Re: 逸之
逸之 :
真好,我可沒有什麼老師...
面具女老師@紅磚大學
莫非是姓梁的?

BINGO!!教過你嗎?!

金田一
[引用] | 作者 金田一 | 20th Mar 2009 12:21 AM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11] Re: 金田一
金田一 :
逸之 :
真好,我可沒有什麼老師...
面具女老師@紅磚大學
莫非是姓梁的?

BINGO!!教過你嗎?!


MAGGIE LEUNG有沒有教過我?忘記了....

逸之
[引用] | 作者 逸之 | 21st Mar 2009 12:30 AM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12] Re: 逸之
逸之 :
金田一 :
逸之 :
真好,我可沒有什麼老師...
面具女老師@紅磚大學
莫非是姓梁的?
BINGO!!教過你嗎?!

MAGGIE LEUNG有沒有教過我?忘記了....


作死,講真名!!

金田一
[引用] | 作者 金田一 | 21st Mar 2009 2:04 AM | [舉報垃圾留言]